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兵新传

——隽刻心底的情结 抒发胸臆的园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过兵,扛过枪,可惜未打仗,也未过过江, 做过工,修过房,曾搞过技术,还当过X长...... 爱文学,喜诗章,有过作家梦,可惜是黄粱, 趁闲暇,挽夕阳,老骥再伏枥,重上新战场!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-散文诗)散文诗集萃(3)  

2016-11-30 08:45:01|  分类: 4—精茗共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 (原创-散文诗)哦,喇叭花...... - 老兵油子(2) -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

           【散文诗】哦,喇叭花......  

   

看着沿篱扶墙而上的五颜六色的喇叭花,

那么璀璨地开在阳光下,打从心里往外透出了一股挚爱,

让我再回首,忆起了少年时代那段无忧无虑的金色年华。


那时,我还没有上学,整天不是爬树掏鸟蛋,就是上房去揭瓦……

有一天,我们一群淘气的男孩儿女娃,簇拥着邻家的姐姐,躲到大人们看不到的犄角旮旯,

要去完成计议好的一个“策划”——


揉碎了刚刚摘下的凤仙花,用花汁染红了邻家姐姐的指甲,

又涂红了姐姐的唇和颊,再把几朵鲜艳的喇叭花插上她的鬓发。

姐姐笑着,从怀里掏出一块漾着喜气的红纱,一个女孩儿抢过来往姐姐的头上搭……

哈!姐姐好漂亮啊!


我和另一个男孩儿左右手互相握着交叉,一乘“人轿”就搭成了!

姐姐在小伙伴儿们簇拥下上了轿,在“起轿”的喊声里,我起身迈步朝前跨。

顿时,男孩儿们把双手凑近嘴边吹起了“喇叭”,“呜哩哇”“呜哩哇”……

女孩儿跟在后边笑哈哈,舞动着手里的喇叭花,嘴里喊着:

“小小子儿,坐门墩儿,哭哭咧咧要媳妇儿。要媳妇做啥,点灯说话……”

闲着的大人们也出来看,也都是含着笑意指指划划。

哎呀!不好啦!没注意走过一条小水沟,我脚下一打滑,送亲的“花轿”散了架

姐姐和我们两个抬轿的,一块儿摔了个大马趴,弄了一身黄泥巴……


 一晃间,几十年过去啦,可每当我看见喇叭花,

这段记忆就会清晰地在眼前闪现,耳畔就会响起那欢乐的“呜哩哇”……


哦,喇叭花,我至今仍然挚爱着像是排兵布阵似的、那一簇簇、一串串盛开的喇叭花!

它从谷雨前后出土,五、六月开花,直到寒露霜下,它总是在人们不注意中吐露芳华,

从不依富攀贵,从不矫揉造作,它是一种很平民化的、令人感觉亲切的花!

观花沉思中,一首古诗油然涌上心头:

“圆似流泉碧剪纱,墙头藤蔓自交加。天孙滴下相思泪,长向深秋结此花。” (注)

 

            (注)宋代诗人林逋山所作《牵牛花》。 

  (原创-自由诗) 喇叭花 - 老兵油子 - 老兵新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老友刘兴源原创摄影《蝶梦幻幽》中之一帧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【散文诗】喇叭花

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
 
  它那纤细而又柔韧的身子痴缠着花墙、栅栏、篱笆,
  又那么充满柔情蜜意地向四处蔓延,向高处攀爬,
   一片片绿色的叶子如同一只只少女的纤手,擎着白红蓝紫色的喇叭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

  它不像荷莲出污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却能蔓生于旷野荒郊,沐风雨而采日月精华,
  它没有牡丹的华丽富贵,天香国色,却美得朴素清纯,让人望一眼就像饮了一盅沁腑的香茶,
  它从不去装点富丽的厅堂、熏香的闺房,却心甘情愿地陪伴简陋的农家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


  清晨,当远近的山峦和沟壑,都浴满了绚丽的朝霞,
  它向赶早上学去的孩子,亲切地打着招呼,绽开了各色的小花,
  还牵着牛,追在大人的身后,吹响了喇叭,让别的花儿瞪着眼睛羡煞……

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四

  傍晚,当孩子和大人回来的时候,它闭上了吹奏一天的嘴巴,
  在晚风中婆娑的茎蔓和叶子,在向人们问候:你们辛苦了,
  伴着蛐蛐的鸣叫,默祝着这一家的主人:睡个好觉,明天更加精神焕发!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五

  有多少墨客骚人,全都不吝笔墨地给牡丹赋诗,为芙蓉作画……
  又有几个人,舍得用心去讴歌,这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喇叭花?
  可在平凡的老百姓的耳边,却总萦绕着那各色喇叭吹出来的滴滴答答!

   (原创-诗歌)牵牛花,真能牵牛吗? - 老兵油子 - 老兵新传

 

            【散文诗】 牵牛花,真能牵牛吗?


      牵牛花,真能牵得动牛吗?

      也许,这样说有一点浮夸。

      但,在我心里,它确实是 能牵动牛的一朵小花!

 

     它,平凡得就像粒土坷垃,

     进不了花展,也难言入画。

     总是在同类们不屑一顾的犄角旮旯,悄然地吐出芳华。

     亦或是,默默地爬上简陋的篱笆。

 

     面对,莺莺燕燕的那些所谓“名花”,

     可,有谁能记起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它?

     又有谁能记起,没有这些绿叶和草根陪衬,

     再名贵的鲜花,也不过是一堆植物的残渣!

 

     不信,它真能牵得动牛吗?

     那么,就请您拭目以待吧!


     一旦,它的生存环境受到挤压,

     它的种子,就会在风化的岩石缝隙,

     吸取日月的精华,顽强地扎根、萌发!

     再经日积月累,就会把岩石崩裂,

     让巨大的岩壁变成碎石、砾砂!


     你说,它能不能牵得动牛?!

     能不能,拽倒腐朽的大厦?! 


  (原创-乡之花) - 老兵油子 - 老兵新传


              【散文诗】哦,我怀中的那株母亲花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


在乡野阡陌路旁的野花丛中,它盛开着,摇曳着,并不出众,

我走在小径上,却感到它火辣辣的的注视,那样地一往深情——

就像妈妈,在我离家时,送我登上村外的土岭,

身后边,追着我背脊的那一双含着泪水的眼睛……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二

 

像妈妈的手,柔柔地轻抚着我的脸,哦,那是一阵阵清风,

  “沙沙”地在我耳边絮语,像是妈妈昨夜对我絮絮地叮咛:

  “安心地闯你的世界去吧,把忧愁烦恼忘净, (1)

我会把你喜欢的萱草花,时常送入你的梦境。”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三

 

弯下腰,采一支橘黄色的萱草花,珍藏入我火热的胸怀之中,

那淡淡的幽香,就像妈妈的体香,在我的五脏六腑之间奔涌……

谁说“慈母倚堂门,不见萱草花”的踪影?(2)

我知道“萱草虽微花,孤秀能自拔”,正是萱草的秉性!3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怀里的萱草枯干了,可它的清香却依旧氲氲丛生,

如同,母亲那谆谆的嘱咐,还在耳边“絮叨”个不停……

这是因为母亲花的种子,已经在我心田里播种,

它跟随我拼搏、奋斗,花儿成长得越来越加地繁盛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五

 

无论我走到哪里,忧愁可忘,却会把母亲花永存在胸,

哪怕,在重重的重压之下,抑或是面对潇潇的风雨迷蒙,

都要像萱草,在逆境中茁壮地生长,顽强地拨冗,

做一个胜利者,去享受风平的恬静,雨后的彩虹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(1)萱草,又名忘忧草。

       (2)引自唐代诗人孟郊《游子诗》: “萱草生堂阶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游子行天涯。慈母倚堂门,不见萱草花。”

      (3)引自宋代诗人苏轼《萱草》诗:“萱草虽微花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孤秀能自拔。 亭亭乱叶中,一一芳心插。 ” 

(原创-散文诗)狗尾巴花 - 老兵油子 - 老兵新传

 

           【散文诗】我的歌,唱给狗尾巴花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 春天来了,狗尾巴花最先破土而出,

       在刚刚恢复生机的山坡、沟壑,先用她稚嫩的绿芽,

       再用她那一片片修长的绿叶、一杆杆紫色的花茎和一穗穗绒白的小花,

       在乍暖还寒的春风里摇曳着,飒飒地合唱着春歌,展示着她们无比顽强的生命力,

       不招摇,不惹人注目,却又充满了无限的生趣。 


       夏天来了,狗尾巴花在百花争艳的原野上独树一帜,

       她不与百花争艳,也不与百卉争鲜,只是在田头、在地角、在路边,舒展着她纤细的腰肢,

       听鸟儿们欢快鸣叫,和虫豸们一起嬉戏,

       就像在坎坷生活路上奋斗的人们,在大雨中沐浴经受狂风的洗礼,

       总是倔强地把与大自然搏斗的旗帜擎举。


       秋天来了,狗尾巴花不甘于臣服秋风的淫威,

       勇敢地和那一阵紧似一阵的萧瑟秋风角斗着,

       绝不像一般花草树木那样,枝残叶败,被“零落成泥碾作尘”,

       而是潇洒地甩动着她籽粒饱满沉甸甸的“狗尾巴”,向鸟儿们召唤着——

       这里有你们过冬的粮食,你们快点飞到我这里来领取!


       冬天来了,狗尾巴花并没有死去,

       她在鸟儿们温暖的窝巢里,生命得以延续,

       也书写了一首生命战胜自然的歌曲;

       同时,她在冰冻三尺的地层下养精蓄锐,

       准备在第二年再以新的面貌,去追寻春风的和煦,进行新的生命之旅……

 

       我把赞美的歌,唱给狗尾巴花。

       因为在我的心里,她虽然名不见经传,却有着让人钦佩的品味——

       她从不向强权低头,也从不低三下四地奉承阿谀,

       她永远挺直着她宁折不弯的腰杆,永远保持着她沁人心脾的的那片新绿!

       因为她就像冲锋陷阵的战士,在强敌面前永远挺直身躯!        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1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